您当前的位置 :调查服务 > 数据发布与解读 正文
  数据发布与解读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2018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
2018-10-19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请问毛司长,从您刚才介绍的情况看,GDP以及工业等指标的增速都有所回落,是否表明当前经济平稳运行依然面临着诸多困难?您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谢谢。

  毛盛勇:

  从刚才介绍的情况来看,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我想用三句话来作一个概括。

  第一,稳的格局没有改变。从增长来看,前三季度GDP增速是6.7%,这为全年实现6.5%左右的增长目标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从就业来看,9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是4.9%,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都分别下降了0.1个百分点。前三季度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100万人,提前一个季度完成了全年的目标任务。从价格来看,居民消费价格前三季度上涨2.1%,涨幅比上半年略微扩大了0.1个百分点。但是如果扣除食品和能源之后,核心CPI前三季度上涨了2.0%,和上半年持平,所以价格也是比较平稳。从居民收入来看,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6%,增速和上半年持平,和经济增长速度也基本同步。所以,从经济增长、就业、物价和收入这几个指标综合起来看,当前经济稳定运行在合理区间。

  第二,进的态势持续发展。经济结构持续优化调整。从刚才介绍的情况我们能看到,从产业结构来看,服务业的压舱石作用继续巩固。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增长7.7%,保持比较快的增长,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8个百分点。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了53.1%,比上年同期提高了0.3个百分点。此外,工业内部在不断加快向中高端迈进。从需求结构来看,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在继续增强。前三季度,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了7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个百分点。投资结构也在改善,制造业投资增速连续6个月加快,民间投资增速保持在8%以上的较快水平。同时我们也看到,经济运行的质量、效益也在持续改善。

  第三,新的力量不断壮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双创升级版在加快打造,新动能成长较快。市场新主体大量增加。前三季度,新登记注册的企业数超过了500万户,就是说日均超过1.8万户。新产业也在加快增长,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分别达到了11.8%、8.6%和8.8%,明显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速。还有新业态,比如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了27.7%,持续保持着较快增长。新动能成长为经济结构优化调整、经济平稳运行增添了后劲。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当前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总体平稳,稳中有进,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在延续。同时,我们也看到,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经济运行稳中有缓。下一步,要按照中央提出来的“六稳”政策,加大工作力度,确保经济平稳健康运行。

  凤凰卫视记者:

  我们看到第三季度经济增速降到了6.5%,是九年半以来的新低,大家比较关心之后第四季度的增速会不会进一步下跌?您刚才也讲到了下行压力加大,会继续下行到什么程度?

  毛盛勇:

  前三季度从增长、就业、物价、收入和国际收支这些宏观指标来看,经济运行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基本态势。同时我们也看到,经济运行确实稳中有变。这个变,变在哪里呢?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变数确实在增加,比如前三季度世界经济增长的动能有所减缓,世界贸易扩张的趋势也有所放缓,包括一些新兴经济体面临较多的困难,近期我们看到国际金融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中国经济越来越深度融入全球,我国的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二,外部环境变数在增加,中美经贸摩擦也有不确定性,这会给我们经济的稳定运行增加不确定性,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

  但是,也要看到国内经济发展也有很多确定性因素,比如中国经济的韧性比较强,经济运行的基本面比较好。下一步,我们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改革开放红利将继续释放,这也是确定的。各地区各部门加大“六稳”政策的落实力度,政策效应也会不断显现,这也是确定的。所以,尽管我们面临着外部不确定性带来的压力,但是我们要努力用国内的这些确定性来有效对冲外部不确定性的影响,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发展态势。

  经济日报记者:

  我们注意到,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是9.3%,去年同期是10.4%,应该说消费增速出现了明显的换挡。社会上最近关于消费降级的讨论也很多,请问发言人对这个问题怎么看?谢谢。

  毛盛勇:

  谢谢你的提问。从月度来观察消费的变化,通常是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市场消费情况。前几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出现了一些波动,社会也有一些议论。因为季度数据相对多一些,我们可以从多个角度来看消费的变化情况。比如从总量的情况来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9月份增长9.3%,跟1-8月份相比是持平的。9月份增长9.2%,比8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应该说9%以上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增长。从住户调查的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来看,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名义增长了8.5%,比上年同期加快了1.0个百分点。从核算角度全面来看消费的情况,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7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个百分点。所以,从这几个反映消费的指标结合来看,消费增长的速度还是比较快,消费的贡献还是在提升,这种趋势并没有改变。

  再看几个结构的数据情况。首先看恩格尔系数,也就是食品烟酒消费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2017年全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首次降到30%以下,是29.3%,今年前三季度恩格尔系数是28.5%,比上年同期下降了0.7个百分点。从服务消费来看,2017年服务消费占居民消费的比重是49.2%,比2012年提高了5.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过去五年,年均服务消费比重提高了1.04个百分点。今年三季度,服务消费比重是52.6%,比上年同期又提高了0.2个百分点。从实物消费来看,升级类的一些商品消费仍然保持较快增长,比如化妆品、智能家电保持了比较快的增速。汽车销售增速现在有所放缓,但是SUV在整个汽车销售中的比重还是在持续提高。从城乡结构来看,前三季度,农村居民消费名义增长12%,大大高于城镇的消费增速,而且农村居民消费中的教育文化娱乐方面的支出增长速度还比较快。所以,从结构指标也能看出,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趋势并没有改变。

  综合起来看,消费较快增长、消费规模扩大、消费贡献提升、消费结构升级,这样一种趋势在延续,并没有改变。今后一个时期,随着我国发展阶段的变化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越来越重要。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增长的一些因素确实还比较多。一方面,要多措并举努力增加居民收入水平,完善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努力为居民消费提供收入基础。另一方面,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供给质量,不断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

  第一财经电视记者:

  我们看投资的数据,前三季度全部投资增速总体回落,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非常低,只有3.3%,如何看待基础设施投资这种低速增长会成为常态吗?怎么看待它的趋势?另外,民间投资一直表现是比较良好的,但是我们看到,今年以来民间融资的矛盾也是非常明显的,下一步融资是否会影响民间投资的增速?

  毛盛勇:

  你问的是两个问题。第一是基础设施投资。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比1-8月份小幅回升了0.1个百分点。从结构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在加快,房地产投资增长速度略有放缓,但还保持在10%左右的较快增长。基础设施投资增长3.3%,进一步回落。但是如果连续起来看,这个回落的幅度在逐步收窄。随着“六稳”政策不断落实落地,还有一批重大项目在加快推进,下一步,基础设施投资有望进一步趋稳。

  第二个问题是民间投资的增长。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各月的累计增长速度都在8%以上,还是比较快的增长。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这两个行业中大概70%属于民间投资。今年以来,制造业投资增长有所加快,房地产投资累计增长速度也都保持在10%左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民间投资保持了比较快的增长。

  美国国际市场新闻社记者:

  有些投资者认为,明年经济下行的压力会更大、更严峻,考虑到中美贸易战的一些负面因素。比如会带动失业和投资的下降,在进出口方面还没有反映出来,请问毛司长对明年如何看?

  毛盛勇:

  从前三季度来看,经济运行比较平稳。在平稳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外部环境确实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世界经济形势跟过去比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中美经贸摩擦下一步的走势还有一些不确定性,这可能会给下一步我国经济增长带来一些影响,形成一些挑战。但是,从前三季度的情况来看,你刚才提到的就业,城镇调查失业率和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还保持一个比较好的态势。同时,我们也对部分沿海地区对外依存度比较高或者外向型的企业用工情况进行了跟踪调查,总的来讲,目前企业用工还比较稳定。从这些情况看,就业整体比较平稳,但是还有一些结构性的矛盾,下一步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就业的影响,也需要进一步密切关注。

  对投资的影响。投资从目前来看呈现趋稳的态势,而且前三季度外商直接投资、境外资本流入等都还保持比较快的增长。中国市场非常大,成长比较快,对资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还有进出口的情况。前三季度进出口增长很不错,特别是三季度增长比较快。7、8、9三个月份,不管是从进出口总额还是从增长速度来看,都呈现逐月加快的趋势。这种情况是很多因素造成的,一方面可能有企业根据形势的变化主动调整生产经营方式和节奏,另一方面,一系列促进外贸发展的政策,包括贸易便利化的政策措施,对企业起到了一定的支持作用,还有现在企业在主动实施贸易多元化战略,我们看对外贸易里头,我们对新兴市场还有一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贸易增长的速度,比整个对外贸易增长速度要高不少。

  从经济运行情况来看,今年实现全年6.5%左右的增长目标是有条件、有能力也是有信心的。另外,明年的经济运行面临外部的不确定性增加,但是我们自身也有很强韧性,我们希望自身的这种韧性、自身的优势能够很好地对冲外部压力。我们只要集中精力,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明年的经济运行还是有条件保持平稳运行。

  中央广电总台央广记者:

  最近央行的负责人透露下一步为了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中国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这是否意味着要将国企政策性的负担剥离出来,让所有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另外未来如何做到这种竞争中性,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谢谢。

  毛盛勇:

  这个词比较专业,是前几天易纲行长提出的。竞争中性是指市场经济国家把各种不同性质、不同类型的企业都一视同仁地公平对待,这样一种技术性的方式方法,我们把它叫做竞争中性的原则。也就是说,只要是市场主体,不管身份如何,都是一视同仁,在市场准入、资源等方面,都享受公平的待遇,一碗水端平。竞争中性的原则,一方面有利于更好地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更好地促进民间投资的发展,同时也有利于促进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

  路透社记者:

  根据您刚才公布的数字,进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前三季度已经变负了,这是否意味着贸易摩擦对我们经济已经产生了影响?尽管出口的数字还不错。您怎么看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金融市场包括汇率的影响?会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谢谢。

  毛盛勇:

  这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刚才我讲到了,前三季度,从支出法核算的角度来看,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7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的出口减去货物和服务的进口,也就是货物和服务的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9.8%,上年同期是1.3%。这是否意味着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出口对经济增长形成负面影响?我觉得不能简单这么去理解。为什么这样说呢?从前三季度来看,整个的进出口都是保持着比较快的增长,而且明显好于预期,特别是第三季度的增长逐月是在加快的。但是为什么这个数据表现是负的呢?我觉得从这么几个角度来理解它。

  第一,从核算的角度来看进出口,不仅包括海关统计的货物进出口,还包括服务进出口,要把这两者一起考虑进来。目前货物贸易是顺差,但服务贸易还是逆差,要把这两个结合起来看。

  第二,根据核算的原则,还要对货物的进出口根据国际惯例进行调整。比如说进口是到岸价,出口是离岸价,我们要根据国际核算的原则进行调整。

  第三,计算增长速度的时候,反映的是不变价速度。要分别扣除货物和服务进口、出口中的价格因素,折算出不变价的进口和出口,得出不变价的净出口。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看增长速度,上年的基数也比较重要。因为去年前三季度货物进出口形势好,基数比较高。

  这几个因素综合在一起,今年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表现是负的,但实际上整个外贸形势还是符合预期,甚至好于预期的,目前看中美贸易摩擦对进出口的影响并不明显。

  第二个问题,关于汇率。前三季度总的来看,由于美国加息缩表,还有美元指数上升等因素,世界主要货币对美元都有贬值的情况,有的发展中国家贬值的幅度还比较大。这种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还保持着相对比较平稳,略有贬值,在国际主要货币中相对表现还比较好。另外,从当前来看,中国经济运行比较平稳,这种向好的基本面还能够延续。加上货物和服务的进出口还比较平稳,国际收支总体保持稳定,综合这些因素,汇率还是有条件保持基本稳定。

稿源: 国家统计局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您是进入本站的第 位浏览者 津ICP备14004014号 网站标识码bm36000008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天津调查总队 技术支持:北方网